1月7日,房山區閻村鎮小十三里村,馮真帥的鞋子和圍巾還漂在水面上。本版攝影/新京報記網路行銷者 薛珺馮小鋒捧著一家五口的照片,下為馮夢丹和馮真帥。王浩陽的媽媽撫摸著照片里的兒子。
  馮夢丹(固態硬碟妞妞)
  性別:女
  籍貫巴里島:河南駐馬店
  生前住址:房山閻村鎮小十婚禮主持推薦三里村
  去世時間:2014找房子年1月4日15時許
  死亡原因:溺亡
  終年:7歲
  馮真帥(帥帥)
  性別:男
  籍貫:河南駐馬店
  生前住址:房山閻村鎮小十三里村
  去世時間:2014年1月4日15時許
  死亡原因:溺亡
  終年:6歲
  王浩陽
  性別:男
  籍貫:北京
  生前住址:房山閻村鎮小十三里村
  去世時間:2014年1月4日15時許
  死亡原因:溺亡
  終年:四歲半
  這個冬天不太冷,但對馮家和王家卻是極寒。
  房山閻村鎮小十三里村,覆蓋著枯黃秸稈的玉米地北邊,污水坑的冰面經受不住三個孩子的體重。
  他們脫離開家長視線的那15分鐘,等同於一生。
  一刻鐘
  妞妞和帥帥極少離開母親周女士的視線。那天,她看著孩子們走到玉米地的北邊。
  她只是喊了一聲,示意孩子們不要跑太遠。
  浩陽的奶奶先發現孩子沒了,她喊著,沒人應。
  找孩子時,浩陽奶奶沒留心玉米地北邊窪地里的污水,她開始向東找。
  周女士見浩陽奶奶朝她擺手,示意沒找到,趕緊讓老公馮小鋒也去找孩子。
  窪地里高大的楊樹和斜坡上的灌木,遮擋住馮小鋒的視線。
  倆人都沒找到,周女士預感不好,她順著印象中孩子們最後的印記,沿著高崗土路找到了北邊的窪地。她一眼看到了兒子的黃色羽絨服,旁邊還有一個孩子,都趴在水裡。
  這位母親失聲喊叫著,從兩米高的崗上沖了下去,窪地邊上結著冰,東邊管道排出的污水還汩汩地流淌著。她跳到冰上,直接滑進了水裡。
  20多年不游泳了,冰冷惡臭的水,周女士蹬不到底,厚實的棉襖讓她伸展不開,開始下沉,她怕救不了兒子,心裡發慌。
  她奮力打著劃,沒沉下去,左手摟住孩子,右手把孩子拖到了冰面上,這時丈夫馮小鋒和浩陽奶奶也跑來,都跳進水裡。
  馮小鋒在水面上看不到女兒,他一個猛子扎下去,在水底撈起了妞妞。
  被救出時,三個孩子鼻子流著黏液,嘴裡吐著泡泡,都沒了呼吸。
  最後的念想
  兩家人都開始全力回憶最後那一天,三個孩子的模樣。
  1月4日,星期六。
  這天上午,妞妞、帥帥姐弟倆喝了四盒兒童牛奶,一起趴在床邊做幼兒園大班的作業:五頁的生字和一頁數學題。
  妞妞一會兒就做完了,帥帥急了,和爸爸商量,做完三頁,剩下三頁周日再做好不好,馮小鋒應允。
  幾乎同一時間,王浩陽的奶奶過來接他。浩陽媽媽一早就出去上班了,臨走前還特意囑咐兒子,三樣東西不能碰:刀、剪子還有電。
  浩陽聽話,老老實實地窩在床上看電視。
  見奶奶來了,浩陽邊看電視邊穿褲子,有一條腿沒穿進去。小家伙開始耍賴讓奶奶給穿,其實他已經學會自己穿衣服了。
  浩陽奶奶在村裡一家刷碗廠打工。午後,他就讓孫子在刷碗廠附近玩耍。
  同樣在午後,馮小鋒也允許帥帥和妞妞出去玩,他看見三個小朋友一起在村邊的玉米地上做游戲,冬天,這是村裡不多的開闊地。
  玉米地距馮小鋒一家租住的院子隔了一條水泥路,浩洋奶奶的刷碗廠也在附近。
  就在家門口的玉米地邊上,馮小鋒和妻子給收購廢木料的人裝車。
  兩點多,刷碗的王女士喊回小浩陽,她問孫子冷不冷,孩子伸出胖乎乎的小手,那是奶奶最後一次感受到孫子的溫熱。
  周女士記得,她最後一次喊孩子們時,仨孩子折了回來,她才繼續低頭幹活。
  可最後留給家長們的,只是窪地岸邊一串雜亂的小腳印。
  孩子的願望
  馮小鋒把裝滿畫筆的粉紅色書包,扔進污水流淌的地方。淹沒女兒的水那麼冷,在冷水裡,孩子要有點念想。
  妞妞安靜,平時總拿著水彩筆,畫山畫水、畫小鳥,也畫喜羊羊。
  “爸爸,等我長大了,一定要讓我當畫家。”馮小鋒記得女兒說的“一定”,“等我當畫家了,先要把你畫下來。我用賣畫的錢來養家,養活你和媽。”
  現在想想,孩子的承諾是那麼美好。
  帥帥也向爸爸媽媽承諾,長大了要買輛車,拉著他們到處玩。
  帥帥是個愛琢磨的孩子,舅舅給買的飛機模型,雖然看不懂說明書,但打開包裝,不一會兒就組裝飛機飛離了地面。
  100個數以內,加減乘,不消一分鐘就能算出來。
  晚上躺在床上,周女士偶爾會和兒女嘮叨幾句,“要好好學習才有出息,別像媽媽一樣,一天學沒上,就得做體力活。”
  這幾天,周女士開始腰疼,每天裝卸廢木料,她做著和男人沒有差別的力氣活。
  對這個來自河南農村的家庭,一雙兒女是他們夫妻常年異鄉打工的動力。
  這話讓兩個孩子聽到了心坎里。
  帥帥跑去責問姥姥:“為啥舅舅小姨都上學了,你不讓我媽上學?”
  帥帥覺得自己可以做點什麼。他在牆上貼了張紙,上面寫著漢字、拼音、英語,拿根小樹枝一點,“這個是蘋果,英語是apple。”
  他在紙上抄寫幾個漢字,讓媽媽模仿,寫錯了,他塗掉,嚴肅地讓媽媽“重寫”。
  父母的虧欠
  四歲半的浩陽有1米2了,手大腳大,還有一雙元寶耳朵厚耳垂,村裡老人們都說“這孩子將來有福氣”。
  出事那天,浩陽穿了他最喜歡的牛仔褲和咖色棉鞋。對於穿什麼,他很有自己的主見,牛仔褲要瘦版的,鞋子要咖啡色的,這樣看起來更帥氣。他認名牌,還喜歡戴老爸的墨鏡扮酷。
  他愛撒嬌,是全家人的開心果,看見爺爺奶奶回家,就抱著親個不停,看誰不開心了,就拽著衣角、捉迷藏逗樂。
  浩陽的媽媽楊女士覺得虧欠兒子,4日下午,上班的她突然想早點回家,她想在周末多陪陪兒子,而浩陽前一天晚上還嚷著要媽媽摟著睡覺。
  馮小鋒夫婦更覺得虧欠孩子。
  出事前兩天是妞妞的生日,前五天是帥帥的生日。
  2007年1月2日,周女士在良鄉醫院生下妞妞;同年12月30日,她生下帥帥。這對相差不到一歲的姐弟倆,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分開過。
  今年,馮小鋒和妻子忙,還沒來得及過,心裡一直惦記著要補上。
  兩個孩子每年都要一起過生日,雖然有時不一定會得到生日禮物。但生日晚餐里,肯定有帥帥愛吃的肉餃子,馮小鋒記得,豬肉大蔥餡兒的餃子,帥帥一頓能吃25個。
  雖然扔掉了女兒的畫筆和書包,但夫妻倆一直保存著自己的念想。
  這麼多年,不知道換了多少次出租的房子,但周女士都小心翼翼地保管著兩個完好無損的紅色小盒子,盒子里是白紙包著兒女的胎毛,和一小塊臍帶。
  【寄語】
  我們都特別想念你們姐弟倆,願意付出一切讓你們回來。——妞妞和帥帥的父母
  我們都好想你,想你在我們身邊撒嬌淘氣,希望你在那邊一樣開心。——浩陽媽媽楊女士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範春旭  (原標題:污水坑吞噬的童年)
創作者介紹

FrancFranc

gh22ghps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