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參考消息報道 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7月3日發表題為《我們是頭號大國,今後也不會變》的文章,作者為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托馬斯·多尼倫。文章主要內容如下:儘管美國人生性樂觀,但總是對自己的世界地位感到擔憂。每隔10年左右,就有新一波嚴重的悲觀情緒席卷美國。如今,衰落論者又卷土重來,認為中國很快將取代我們,我們陷入僵局的政治、長期赤字和日益破敗的基礎設施都使得我們無法再履行自二戰以來一直承擔的全球責任。
  我們必須認真看待這些憂慮,不能單純因為衰落論者以往是錯誤的,就認為美國將保持優勢地位。
  那麼,我們到底該如何估算實力?在不時感到焦慮的同時,人們有時忘記了美國的資產是多麼豐厚而持久,而最重要的資產就是我們應對面前所有挑戰的能力。以下是我們的五個核心優勢:
  經濟實力首屈一指
  美國經濟是我們全球領導地位的最重要源泉。歷史上的鐵律不多,但其中之一是,一個國家的實力與經濟力量直接相關。正如奧巴馬總統說過的那樣:“我們的繁榮構成了實力的基礎。”
  按照所有的衡量標準,美國當前的國民經濟規模都排在全世界首位,國內生產總值接近17萬億美元。美國經濟規模是名列第二位的中國的將近兩倍。
  如果我們審視未來的前景,美國顯然完全能保持領先地位。我們可以考慮美國經濟的三個方面:創新、能源和高等教育。
  首先,相對於世界其他國家,美國具有創新優勢。蘋果、谷歌、臉譜網、推特——這些都是當前美國經濟活力的同義詞,但其中只有一家企業是15年前就存在的。
  美國的第二個經濟優勢是我們的國家能源前景。在過去40年的大部分時間里,美國是全世界頭號天然氣生產國。國際能源署預計,到2020年前後,美國將成為全世界最大石油生產國。
  長期經濟優勢的另一個根源是美國的高等教育體系。我們的大學令全世界羡慕。在排名前20位的研究型大學中,有17所設在美國。我們的科學家在知名期刊上發表的論文數量遠遠超過其他任何國家。
  軍事實力無與倫比
  無論按照何種標準來衡量,我們的軍事實力都是無與倫比的,而且這種局面在短期內不會發生變化。單純就規模而言,美國每年的防務支出超過了排名在我們之後的10個國家的總和。儘管中國近年來快速擴充軍力,但我們的防務預算是這個實力最接近的競爭對手的6倍多。我們仍然具備擊敗所有對手的能力。
  但是,就連這些衡量標準都低估了美國軍隊的真正優勢。在全世界的20艘航空母艦中,美國獨占11艘,從而成為全世界唯一真正能在全球投射影響力的國家。
  隨著我們縮減阿富汗戰爭的規模,美軍如今立足更穩,而不會出現有些人擔心的疲於應付的局面。
  我們還有著與50多個國家的正式同盟網絡,也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網絡。這個網絡以我們在亞洲和歐洲的條約同盟為核心,是兩黨歷時50多年打造的。這是其他任何國家都不能企及的。
  天然優勢絕無僅有
  地理和自然資源是我們最重要的天然優勢。很少有人論及這些持久的優勢,但從第一批移民抵達開始,這些優勢就保障了美國人民的安全與繁榮。我們是臨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大國,是美洲和北極國家。海洋與和平邊界保護著我們。我們生活的半球大多是穩定的民主國家,我們與其他美洲國家有著友好和富有成效的關係。最基本的戰略要點是:美國在自己的半球沒有面臨任何實實在在的威脅。
  美國不是依靠別國的大國,這一點幾乎是絕無僅有的。除了我們的能源資源,我們還有其他多樣而寶貴的自然資源。當對稀土的爭奪日益激烈時,美國卻坐擁最豐富的稀土資源。美國坐落在面積最大的肥沃陸地上,從而使我們成為全世界的麵包籃。我們是全世界最大的糧食出口國,我們高產的農田幫助美國人免受價格震蕩和糧食短缺的衝擊。
  人口未來一片光明
  從人口構成來看,我們的未來同樣一片光明。我們的勞動力大軍相對年輕,規模仍在不斷擴大。從現在到2050年,預計美國人口將增加將近一億人,勞動力大軍將因此擴大40%。與西歐其他發達國家、日本和韓國的人口相比,這些國家的人口在不斷老齡化並減少。時至2050年,中國的中位數年齡將接近50歲;美國則為40歲。
  我們的人口構成狀況優於世界其他國家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我們是個移民國家。移民比總體人口年輕,與出生在美國的人口相比,移民加入勞動力大軍的人數也更多。移民群體還是創造力的重要源泉。說到吸引高技術移民,美國相較於其他發達國傢具有明顯優勢。與其他所有國家相比,我們的開放社會能讓移民實現更完美的融合。
  領導地位獨一無二
  最後一個優勢是我們獨一無二的全球領導地位。數十年來,美國人在這個飽受戰爭蹂躪和壓迫傷害的世界上承擔了領導責任。為了捍衛我們的價值觀和推進普世權利,我們屢屢用美國人的鮮血和財富去冒險。全世界至今仍然期待我們發揮領導作用。各國民眾指望美國維護全球商務、確保能源自由流動、控制危險武器的擴散。
  許多國傢具有影響力。不過,影響力與領導地位之間存在很大差別。美國動用的不光是資源。我們具有召集各國和協調國際工作的無可比擬的能力。這是因為我們的理念具有吸引力,我們有發揮領導作用的傳統,而且我們創建了一個如此成功的國際體系。
  仍須面對五大挑戰
  儘管美國的卓越地位具有種種有形和無形的優勢,我們也必須清醒地看到戰略資產負債表上的債務。以下是五個主要憂慮。
  首先,控制美國的長期預算赤字非常關鍵。美國的財政狀況有可能動搖總體經濟基礎。
  其次,我們的基礎設施年久失修。就在五年前,世界經濟論壇還把美國的基礎設施排在全世界第九位,如今已經落到第19位,而美國公共建設開支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已經降到了20年來的最低點。
  第三,我們不能再把美國在創新領域的優勢視作想當然。中國和日本已經在每年的專利申請數量方面超過了我們,中國在研發支出方面正迅速趕上我們。
  第四,我們未能徹底改革移民制度,從而削弱了美國在全球人才爭奪戰中的固有優勢。在美國高校獲得科學、技術、工程學和數學高等學位的人當中,有40%的人是外國人,即便他們願意選擇留在美國,也沒有合法的途徑可以這樣做。
  第五,說到小學和中學教育,我們也需要猛醒。我們的大學是全世界最優秀的,但我們在頗受推崇的皮爾森小學教育指數當中僅排名第14位。這完全是不可接受的。
  清理這些債務需要花費時間和做出艱難抉擇。不過,關鍵的一點在於:這些挑戰都不是不可戰勝的。每個挑戰都有現成的政策解決方案,可行,而且在資金上也是可以承受的。解決每個問題的關鍵是像我們在過去200年裡所做的那樣,拿出政治意願來。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FrancFranc

gh22ghps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